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神医闯都市

第907章 渡边一郎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一凡一路上都在四处奔逃,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丛林深处,而萨文跟自己的三道分身更是紧追不舍。

    他们五道人影的速度都极快,将身后的两人远远甩开,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里就来到了丛林深处的一处悬崖边。

    看到前方的悬崖,王一凡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前面没路了?

    王一凡赶忙在悬崖边紧急停住了脚步。

    萨文见王一凡无路可逃,脸上的冷笑更盛。

    “动手!”

    他对身边的三道光影下令道,不想给王一凡任何机会。

    一时间四道人影迅速地冲了出去。

    “四姨娘,你可千万别出来!”

    王一凡察觉到张雪若这时候似乎想现身,连忙说道。

    “但你现在危在旦夕,我要是不出手,你今天就死定了!”

    张雪若也很着急。

    “不,我有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可以冒险一试。”

    王一凡沉声道。

    “现在这情况,还能有什么办法?”

    张雪若见眼前这四人杀气腾腾,转瞬即至,心急如焚。

    “你难道忘了之前在长白山巅,张青山被打落悬崖之后,是如何翻盘的吗?”

    王一凡又说道。

    张雪若怔了怔,“你是说——”“对。”

    王一凡知道张雪若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而就在这时候,四道人影就掠了过来,攻势极为猛烈。

    “王一凡,你去死吧。”

    萨文凶神恶煞地怒喝道,圣十字剑在他手里快速挥舞,一时间王一凡眼前出现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光网,与此同时,另外三道光影也堵住了王一凡的所有逃生方向,一大片璀璨的光芒轰了过来,悬崖边瞬间就形成一片光的海洋,无尽的狂暴力量在四周激荡着,仿若连空气都要被切割掉一样。

    王一凡看着这些凛冽至极的光芒,直接就转身,跳下了悬崖。

    见王一凡并没有正面对抗,而是跳了悬崖,萨文心里暗暗一惊。

    这小子是在自杀吗?

    无尽的光芒轰然而至,将先前王一凡所站着的悬崖边击得粉碎,大块的石头掉了下去,眨眼的时间里就变成了一个很大的缺口,而王一凡也早已不见踪影。

    萨文赶紧来到缺口处朝下望去,只见悬崖下方有无数碎石落下,而且这个悬崖距离下方的地面至少有上千米,王一凡就算再厉害也必死无疑。

    “哼,便宜你了。”

    萨文哼了哼。

    王一凡杀死了教皇国那么多高手,倘若落入教皇国之手,必定下场无比凄惨,而如今坠下悬崖而死,在他看来自然算是死得便宜了。

    正当他想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又觉察到了什么,猛然朝着旁边望去。

    他竟然看到了本该坠下悬崖的王一凡,心头猛然一惊!这小子不是已经掉下去了吗,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王一凡施展龙腾步悄然回到悬崖上,心里暗暗一松。

    幸好之前学会了这龙腾步,不然今天绝对活不成了。

    “王一凡,你竟然还活着!”

    萨文震惊之余,又咬牙切齿道。

    这小子的命还真是够硬的。

    他并没有想太多,直接就掠了过去,杀意无限。

    既然这小子刚才逃过了一劫,自己大不了再杀他一次就是了。

    与此同时,他身边的三道光影也一并冲去。

    王一凡不动声色地露出了自己手腕上的一只银色手镯,等到萨文距离他不到两米的时候,他骤然按动上面的小按钮,一阵极其细小,肉眼都难以发现的牛毛细针发射了出去!萨文的魂力何等敏锐,瞬间就察觉到了危险,不过他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以他的实力,自然不会将这些暗器放在心上。

    王一凡见他如此大意,心头却是冷笑不已。

    他对聂元的本事十分有信心,这家伙中了聂元的暗器,绝对好不到哪儿去。

    果然,正往前冲去的萨文这时候忽然感觉自己身体微微有些发热,而这种燥热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迅速扩散到了全身,就像是有数以万计的虫子在身上挠他,十分难受。

    随后他又感觉手脚竟然慢慢变得无力了,这让他心头顿时大骇。

    这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这小子身上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暗器!见萨文脸色泛起一阵病态的潮红,王一凡就知道这家伙中招了。

    萨文没有丝毫迟疑,最后瞪了王一凡一眼,随即迅速离开了这里。

    现在的他明显不是王一凡的对手,对上王一凡并没有什么胜算,还是先保命要紧。

    “趁现在赶紧追上去,说不定有机会能把那家伙杀了。”

    张雪若提醒道。

    “算了,他身边还有三道光影护着,相当于三个萨文,而我刚才受了点伤,不宜冒险。”

    王一凡摇摇头。

    “你受伤了?”

    张雪若惊声道。

    “刚才在坠下悬崖的时候被一块巨石砸到了,受了点内伤,不过不要紧,休息一会就好。”

    王一凡沉声道。

    说完他就原地坐下,开始自行疗伤。

    过了大约半小时之后,他才感觉好了些,站起身来。

    “哼,教皇国是吗,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一凡紧紧捏着双拳,咬牙道。

    “可是咱们也没办法跑到教皇国去找萨文算账啊,要是把教皇惹了出来,那麻烦可就大了。”

    张雪若却是很担心。

    王一凡心头暗恨,极不甘心,“难道我们就只能被动地等着他们找上门来,却什么都做不了?”

    “没办法,在没有绝对的把握打败教皇之前,最好不要擅自行动,免得吃大亏。”

    张雪若很谨慎。

    王一凡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深吸一口气,冷声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跟他们教皇国算是杠上了。”

    他现在想要寻仇,只能等待萨文和拉提两人离开教皇国才行。

    他这时候才有时间看了看手机,发现有很多的未接来电,有来自上官肥的,有杀破狼的,也有尤里的,刚才在生死边缘,他自然没时间去接。

    “王先生,您总算接电话了。”

    他给尤里回了电话,对方很快就接通了,急忙说道,“我听说萨文来了,现在情况怎么样?”

    “萨文跑了。”

    王一凡说道,“而且一个月之内也没办法再出手。”

    “这一次怪我,是我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才让您陷入这样危险的处境。”

    尤里很自责。

    “这不怪你,就算你们尼古拉斯家族情报网再强大,也没办法算到萨文什么时候来。”

    王一凡摇摇头,“不过你要帮我多留意,凡是有任何教皇国的人出现在法兰克,都要告知我。”

    “王先生您是想——”尤里似乎猜到了王一凡的意图。

    “哼,我这一次差点死在萨文的手里,这笔帐可不能就这样算了,教皇国我不能去,但是在教皇国之外的地方击杀他们的人总没问题。”

    王一凡冷冷一哼。

    教皇国如此来势汹汹,想置他于死地,他自然不会束手就擒,打算跟对方死磕到底。

    “好,我知道了。”

    尤里连忙点头。

    他也想给教皇国点颜色瞧瞧,只是奈何没这能力。

    “另外,现在酒店那边情况如何?”

    王一凡又问道。

    他先前所住的那家酒店的房间被破坏得一塌糊涂,必定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并且很容易能查到他就是房客,他不想引来什么麻烦。

    “放心,那家酒店是我一个好朋友的产业,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让他隐藏了关于你的所有信息,不会有麻烦的。”

    尤里说道。

    “嗯。”

    王一凡对于尤里的办事能力还是放心的。

    “王先生,渡边一郎出事了。”

    尤里这时候又开口道,声音有些凝重。

    “渡边一郎?”

    王一凡心头一惊,连忙问,“他怎么了?”

    “我的人在郊外的一个地方发现了他的踪影,发现他时他已经昏迷不醒,但奇怪的是身上没有一点伤口。”

    尤里又说,“我已经让最好的医生来医治他了,但却看不出任何问题来,十分诡异,而直到现在他还昏迷着。”

    “身上没有伤口,但却始终昏迷不醒?”

    王一凡也觉得很古怪,“你什么时候发现他的?”

    “就在刚才你被萨文追杀的时候。”

    尤里回应道。

    “我马上过来,在我来之前,不要再去动他,保持原状就行,我担心出什么岔子。”

    王一凡急忙说道。

    “好的。”

    尤里点点头。

    随后王一凡就挂掉了电话,第一时间赶到了尼古拉斯家族所在的庄园。

    当他在尤里的带领下来到一个房间后,发现上官肥也在这儿。

    “老板,你可算是来了,你快救救这家伙。”

    心急如焚的上官肥看到王一凡出现,火急火燎地迎了上来,急声道。

    王一凡这才看到此刻渡边一郎正躺在一个床上,紧闭双眼,气息微弱,他赶忙走到床边,翻了翻渡边一郎的眼皮子,发现他一双瞳孔,乃至于眼皮上下竟然全是灰紫色。

    这明显是中毒的迹象!可让他有些疑惑的是,在他的印象当中,似乎并没有哪一种毒会让人瞳孔和眼皮变成灰紫色,这样中毒之后的颜色十分罕见。

    “他什么情况?”

    上官肥连忙问道。

    尤里也一脸关切。

    “可以确定的是,他是中毒了,不过中的什么毒,我暂时还不清楚。”

    王一凡摇头道。

    “连你都不知道是中的什么毒,那这家伙岂不是死定了?”

    上官肥脸色狂变。

    </div>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script>read3();</script></div>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