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正文 82:好色狠辣的人(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感受到房间里的异样气氛,隗林摆了摆手制止了那马加尔国代表的话,说道:“大使不必紧张,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断,即使真是如此,也只代表他个人的行为。”

    隗林安慰道。

    对于这种拿到参会名额都困难的小国,隗林不觉得他们敢来夏国搞事情。

    不过,必要的调查一定会有,隗林相信靖夜局、监察司一定都已经在调查,既然他们拿到名额困难,那他们究竟是怎么拿到的呢?

    但那是其他人的事,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告诉别人,这个人的意识是真的离开了身体,并进入了意识海之中,而不是自己在这里为了推责任,用对付小国的套路对付他们。

    在夏国,大国小国都是一视同仁,都给予尊重,我们不会差别对待。这是他要告诉世界的。

    “大家都知道,意识海的深处存在着怪魇,这些怪魇会受到一些东西的吸引而出现在现实世界之中,但大家可能不知道,这些怪魇最容易受到诱惑的地方,是在意识进入意识海的那条通道附近的。”

    隗林说的话即使是江渔也有些惊讶,不由的想:“这些课堂上没有学过啊,难道是图书馆里哪本书写的?如果是这样,那怎么会没有老师在课堂上讲呢,而如果真的有又没有课堂上讲,那只能够说明这个书里的内容没有得到证明。”

    “先生,我们知道夏国的有着古老久远的传承,但是现在国际上从来没有过你这样的说法和理论。”这时,另一个国家的超凡代表说出了自己心中疑问。

    这种说法当然不会有,大家普通的认知是意识海深处的魇怪是遵循着现实之中人类扭曲的心念而来。

    “而且,意识进入意识海之中真的会留下通道吗?”又有一个国家的超凡使者说道:“这种说法在不列颠国的霍格沃茨学校的邓布利多很久以前曾有过这样的说法,但是一直没有人能够论证。”

    大家都看着隗林,即使是江渔对于隗林的元神法有信心,但是对于隗林,他这一刻却多一份焦虑,不由的在心中喊:“哥,你不要整得这么高端,不要弄那些国际上都没有的东西出来啊!”

    “确实,这些理论没有得到论证,那么,现在大家就做个见证吧。”隗林说道,伸手拔了几根自己的头发下来。

    此时,马加尔国的超凡使团代表是有些茫然的,心中不由的想:“难道这就是法术大国的底蕴吗?国际上没有论证的东西,他们都可以随便拿出来给大家看的吗?”

    其他的几位,虽然不是什么法术大国,但也是有自己传承的,虽然传承单一,但好歹也是熟读国际上各种神秘学前沿论文知识的。

    “真的吗?”有人追问道:“我能够将这一过程记录下来吗?”

    这可是世界最前沿的神秘学认证,如果能够拍下来,做个见证人,也值得自己在家乡讲述一辈子的事,将来有人说起这事,没准就得加上自己的名字。

    在他们看来,也只有夏国这样的法术大国,才能够对于这种认证未知理论的实现,而不怎么在乎。

    “当然。”隗林说完,伸手一指那个地方,并在那里画了一个圈,在场的都是超凡修士,看到那他手指画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微光光圈。

    “意识体是从这个地方钻入意识海的。”他没有直接说出马加尔国的名字,因为这里有视频拍着,他不想传出马加尔国人不尊守意识非必要不离身的规矩。

    如果说出了马加尔国的名字,难免会对马加尔国的国际形象有影响,他的话,让马加尔国的代表松了一口气。

    隗林又将自己的几根头揉在一起,然后便见那个头发燃烧起了细微的火焰,虚空之中出现了香气。

    这比起一般人头发燃烧的香气更加的浓郁一些,也少了那一股焦味。

    隗林很清楚,自己身上散发的气息,对于一些魇怪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只是平时自己都是收束着意识,不让气息散发。

    他的头发与别的头发是不同的,自从每天采食朝阳紫气之后,他就能够感受到身体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元神法是灵与肉的结合,元神就像是大地上长出来的神奇之树,开神奇的花,结神奇的果。

    而肉身则是滋养着这棵树的大地,两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与成就。

    随着隗林的同意,不仅是那个问话之人拿出来摄相机拍摄,还有人让手下去拿了相机来拍摄。

    只见摄相镜头里,那发丝上有一缕若有若无的火焰,缓慢的燃烧,他们知道,这一定是这个年轻人控制着燃烧的速度。

    随之大家看到,一缕烟雾飘起,却不是那种四散的,而是凝结在一起,朝着那光圈飘去,然后钻入那光圈之中。

    只这一点,并不能够说明那个光圈就是意识入意识海留下的通道,因为那烟雾形态是可以控制的。

    房间里安静无比,都在等待着,看着那一缕烟雾从那光圈里消失,仿佛那里真的有一个大家看不到的通道通往意识海里一样。

    房间门口已经汇聚了许多人,朝里面看着,甚至,隗林都感应到有人以法术的方式在窥视着这里,但是他并没有阻止,这里可能有外国使团的人,也可能有自己国家的人。

    也有人去用意识去感知那个光圈,那光圈只是他一缕元神摄取虚空的微光而形成的,并不是什么符纹法术,并不在乎他人的窥探。

    不过,更多的人是在感应那光圈里是不是真的有一条通道。

    然而在场和不在场的人却都没有感应到,只有一些意识精微者,觉得那里有一点残留的其他意识。

    在场的人都是安静的等待,唯有马加尔国的人是焦虑的,如果真的证明了自己使团的人是进入了意识海中,那对自己国家的影响可不好。

    寂静的等待之中,突然,有人意识敏锐的人感觉到有什么声音出现,那声音仿佛从另外一个世界而来,透过重重的虚无屏障。

    而大家都能够看得到的是,那烟雾突然加快燃烧的速度,因为头发燃烧的烟雾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吸着一样,快速的朝着那光圈中而去。

    “吱吱……”

    突然来的尖锐声音传来,让大家心头一紧,紧接着,看到从那个光圈里探出了一条幽蓝的触须。

    “这是王级梦鱿怪!”有人惊呼道。

    梦鱿怪初级的是白色的,而越是强大的颜色越深,王级梦鱿怪的颜色是蓝色,而这个蓝比之一般的蓝还要浓,深邃的幽蓝触须从那光圈之中探出来的一刹那。

    在场的人发出惊呼,一是居然真的是由隗林所画的那个光圈里出来,二来是这梦鱿怪的居然是王级的。

    在远处以法术观看这一幕的人,有跟夏国关系不怎么好的,一个个顿时兴奋起来,因为现场没有一点保护措施,不能够及时控制或者是斩杀,恐怕会酿成一场大灾难。

    而夏国的人看到这一幕的监察中心,立即响起了警报,主办方的负责安保的科长,立即愤怒道:“这个人在做什么,怎么引诱来了王级梦魇。”

    现场的人一个个朝后面挤去,要逃离这个房间。

    他们清楚的感应到,在那触须从意识海里探出来的一刹那,他们的意识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在拨弄着。

    有些人甚至在这一刹那意识失控,有些则是出现了幻觉,耳中全是吱吱声,什么也听不到,还有些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被定住了。

    江渔的身上已经浮现了一层神光,他已经请神上身,可就在这时,却见隗林手上原本的已经要散去的烟雾里有一条烟火钻出,一条燃烧着的黑链凭空而现,顺着那梦鱿怪探下来一条触须而缠了上去,并钻入了虚无的意识海。

    那梦鱿怪像深海里探出头来的巨鲸,掀起阵阵巨海,那巨海肉眼不可见,却能够直接冲击着人的意识神魂。

    虚空里见到的是一片折叠的光线涌生,让这个房间都变的幽蓝。

    “镇!”隗林一声低喝,那意识之浪瞬间被镇压平息。

    同时,只见他用力一扯手中的黑链,他竟是将那条梦鱿怪从意识海之中拉了出来。

    一条有着十三条触须的梦鱿怪在奋力的挣扎着,却被一根黑色的铁链紧紧的捆着。

    “这就,捆了?”旁边的江渔惊愕的问道。

    “不然呢?一只梦鱿怪而已!”隗林毫不在意的说着,又对众人说道:“让大家受惊,是我准备不足,实是抱歉,来我们继续说刚才的事。”

    在刚才隗林那一声‘镇’时,在场被那林鱿怪影响的人已经收住了自己纷乱的意识,此时看到被捆在那里,飘浮于虚空并不断扭动挣扎却无法挣脱的梦鱿怪,他们极度的震惊。

    “这就是夏国神秘侧的实力吗?视王级梦魇如无物。”

    而那些以法术观看着这一幕的人,也都一个个震惊了,纷纷问的身边的人,这个年轻人是谁。

    没过一会儿,关于隗林的资料便已经摆在了这些使团的团长面前。

    【京道场首席,沪城监察司闻风使,隗氏灵馆长,五阶实力,性格狠辣无情,好美色,曾有过夺人未婚妻的事,在学校里的好友也是女性为主。】

    而那大会安保监察中心负责人,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想到上面领导说过的话:“如隗林有什么要求,尽力满足他。”

    他现在终于明白领导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他的实力一定在五阶上品,要不然有着五阶实力的王级梦鱿怪怎么人在他手上没有反抗之力。

    “让人送一个装梦魇怪的盒子过去。”安保中心的负责人说道。

    槐馆长:你们说还要,我就可以再来一发,但请订阅,订阅使我快乐!</div>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script>read3();</script></div>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